《司藤》出圈:七分靠景甜,三分靠云南

靠着景甜奉献出演员生涯的最佳演绎、令人嗑不停的CP线以及云南的绝美风光,《司藤》成功在3月的剧集市场中杀出重围,强势登顶。#你如何看待《司藤》里景甜的演技#,请在留言区留下你的看法。本以为春节过后的剧集市场会平平无奇,没想到竟然百花齐放。

先是《赘婿》率先破圈,紧接着是耽改剧《山河令》开始屠榜。正当所有人以为《山河令》会复制乃至超越当年《陈情令》的成功之时,bg题材的《司藤》与《你是我的城池营垒》相继上线,斩获诸多好评。重大历史革命题材《觉醒年代》则成为了良心剧的新代表。

以至于有小伙伴们在朋友圈里感叹,自己未来都不会担心「剧荒」了。

作为国内少见的奇幻题材影视作品,《司藤》不仅获得了原著党的「真香」反馈,还直接让景甜的口碑彻底翻身,甚至承担了推荐云南旅游的附加功能。在一向苛刻的豆瓣用户那里,《司藤》获得了7.9分的成绩,且评分依然在继续走高。

那么,能够作为黑马脱颖而出,1号要问的是:《司藤》凭什么?

如果总结《司藤》出圈的秘诀,大概可以用这句话来形容:七分靠景甜,三分靠云南。此次《司藤》采用的是实景拍摄,据悉,剧组前后用了近两个月时间去云南勘察,最终选定了大理、香格里拉、西双版纳等地。剧集一经播出,众多观众都被其中的绚丽的景色所吸引,纷纷将拍摄地列在自己未来旅游打卡的计划之列。

《司藤》无意中成为云南文旅的免费代言人。而从内容上来看,bg题材的《司藤》本身属于一个观众耳熟能详的剧集类型:大女主剧。从最早的《甄嬛传》,到《武媚娘传奇》《芈月传》开始引领创作风潮,再到女主全方位「开挂」的《延禧攻略》,大女主剧一直是国内剧集市场头部重磅巨制的代名词。

大女主剧的崛起,本身是国内女性意识的觉醒和女性作为消费者地位跃升的一个结果。但在内容上,分析这些看似独立的「大女主们」一路能够打怪升级的内因,无不是源于这些带有主角光环的大女主有一项无可比拟的超能力:所有男人都会爱上我,并相继送上「神助攻」。从无辜的「白瘦幼」到开挂的大女主,这种情节设定的确能带给观众强烈的爽感,但却难以实现持久的共情。

加之人设的固化,让观众开始对千篇一律的大女主们丧失了兴趣。去年唐嫣出演的《燕云台》遭遇滑铁卢,便是最好的例证。反过来看,《司藤》获得多方赞誉的原因,便在于对大女主「美强惨」的传统人设进行了「极致化」的推陈出新。

从民国的服饰、经典的细长柳叶眉、冷艳高傲的脸庞乃至行住坐卧的仪态,景甜演绎的司藤可谓很好地诠释了民国时期的独特女性风情。高贵、优雅、冷艳的司藤,恰恰击中了当代女性渴望独立与独特之美的内心向往。

尤其是剧中的穿搭非常吸睛。

据悉,剧中为景甜设计的成衣搭配就多达80套。无论是微博、抖音、快手还是小红书,景甜的穿搭都掀起了网友的热议。这一次,《司藤》可谓让全网get到了大甜甜的美。

剧里的司藤,乃是「异界外星苅族之产物,异变于西南,性狠辣,逢敌从无败绩,同类切齿,悬门色变」。

拥有超能力的司藤是一个有勇有谋的角色。能够与绿植对话的她,其制造的树藤兼具物理攻击和控制技能效果。

兼有强大能力的同时,还时刻保持着「智商在线」。甚至用巧妙的计谋让悬门众人遭遇藤杀。这些设定和桥段让女观众直呼「好帅」。

同时,司藤的「强」,不仅仅是一种能力层面的强大,更是一种意识层面、人格层面的独立。司藤始终凭借自己的能力去达成目标,不依附于任何人尤其不依附于男人。在面对感情问题时,司藤也是难得的通透,参悟了感情纷乱的根源。

男主角秦放在她面前,反而像是一个不太成熟、容易冲动的男孩。传统男女情感关系与模式,在《司藤》里实现了倒置。这种独立性,恰是当下广大女性所十分认可和追求的人格「理想型」。

在强大的外表下,司藤却有着十分悲惨的身世。司藤从小被道士丘山养大,然而,由于丘山被悬门主流门派排斥,丘山便对司藤不停的虐待,从小对其进行各种异化改造,让她变成一个充满冷漠与仇恨的杀戮工具,不允许司藤拥有正常的情感。他对司藤进行改造、训练的目的,是希望先塑造一个悬门群体的「敌人」再将其制服,从而树立自己的声名。

从小被关在猪笼里长大的司藤,与由景甜颜值加持的司藤构成了强烈的反差,成长经历的「惨」,让「美强惨」的司藤让观众直呼「心疼」。

古典美的气息与风格,加上完全能够与当代人共鸣的心性,司藤虽然没有脱离传统大女主「美强惨」的人设框架,但通过「极致化」的操作方式,让她成为了一个虽然具有超能力,但观众能够理解和共情的女性角色。

人设能够立住的关键,除了人设本身的创新外,更需要对剧中CP线的合理搭建。

不难发现,《司藤》中司藤与秦放的关系,是一种非常典型的「女A男O」模式。如果说司藤极致化的「美强惨」人设,是女A的代表样本,那么秦放便是忠犬式的男O。

一方面,两人的CP线始终有着一个奇幻但又逻辑畅通的基础。

首集里,秦放阴差阳错地死在司藤的藤蔓上,自己的鲜血无意中唤醒了司藤,从而让两人的生命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共生关系。只要男主离开司藤超过一定的距离,便会面目全非、无法存活。而司藤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秦放必须听命于的主人。

在两人的相处过程中,女A男O以「主仆关系」的形式表现出来,且作为女性的司藤始终握有主动权。这种新颖的设定贡献了诸多「名场面」:秦放被命令脱下自己的鞋给司藤,自己不得不赤脚;以及让观众大开眼界的最新「搭把手」释义。另一方面,女A男O在为女性观众制造爽感的同时,又提供了许多生活化的互动细节,众多的吐槽、搞笑与发糖时刻,让观众对这组CP欲罢不能。

性格高傲的司藤被赋予了毒舌体质。吐槽某位悬师的字迹难看时,她直言「真是仓颉为之吐血,夫子为之上吊」;吐槽秦放没有文化时,感叹「现在地里的韭菜,一茬不如一茬」。

但司藤又有许多「反差萌」的时刻:当她看见毛毛虫时,吓得花容失色;面对拍证件照时摄影师要求卸妆、取掉首饰的要求,她的不自然中透露着极大的不情愿。

这些因「古穿今」而制造的生活化细节,成为《司藤》受到观众追捧的重要吸睛点。观众对于这组另类的CP的喜爱,不仅让他们频频呼吁平台「催更」,还将对CP的美好期待,带入到了男女主角戏外关系的想象之中。一位剧迷便表示,「看了景甜与张彬彬去优酷扫楼的视频,感觉他们两个人表现出来的甜蜜特别有想象空间」。

可以说,《司藤》里呈现出来的「女A男O」模式,很好地规避了传统大女主剧的缺陷:女主往往不干正事,只顾谈恋爱。或者说,大女主唯一正经的要事便是谈恋爱。在无论什么类型,国产剧大多会沦为情感剧的当下,「女A男O」其实无意中为解决这个内容痼疾提供了一条解题思路:当女主一出场便能力格全满又兼有忠犬男伴时,非恋爱关系中的互撩桥段反而对喜好CP粉的观众而言是最为致命。

反观《司藤》,虽然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出圈,但并非没有槽点。只不过这些吐槽往往淹没在一众对于人设、服饰和景色的夸赞之中。定位为奇幻悬爱剧的《司藤》,更加突出的是「爱」而非「悬」,毕竟「建国之后不能成精」,原著中一些过于怪异、血腥的场景也不宜转化为画面。

因此,这样的拍摄思路固然有为了顺利过审的考量,在播出后也获得了原著党的基本认可。然而,如果我们抛开颜值滤镜、CP滤镜和景观滤镜,客观以待,便能够发现《司藤》在内容层面的问题所在:

这尤其体现在前几集的剧情节奏上。例如,秦放现任女友安曼的存在让人不知所云。

涉及到众悬师的戏份时,除了年幼的瓦房得以幸免外,其他悬师之间拖沓的剧情让很多观众表示:「一看到悬门的戏就快进」。

《司藤》试图从男女主的相遇与共生,一步步牵扯出司藤前世的恩怨情仇,形成两条故事线的双向奔赴。但在将文字变为画面后,原著里伏线千里的韵味很难被视觉化手段所彰显,反而呈现出主线暧昧不明的状态。

这也是最让部分原著党诟病之处:「小说里的张力在剧集中不见踪影」「主线不明确」「无意义的镜头太多」「将玄幻变成了甜宠」。可以说,《司藤》的成功与遗憾,共同指向了当下国产剧的一大趋势:重人设打造,而不得不对故事的打磨进行难以平衡的妥协。无论是传统大女主剧,还是像诸如《三十而已》一般预设话题爆点的女性题材剧集,精心营造一个独特稀缺的人设,更有利于快速满足观众对于爽感体验的要求,从而通过短视频营销的裂变式传播,实现一部剧集快速「破圈」。

尤其在一个女性观众话语权不断崛起的剧集市场里,对一个创新人设的饥渴显得更加迫切。相比之下,精心打磨一个故事成了一件费力不讨好的差事。人设的创新、CP线的精心营造与实景拍摄的精致画面,成为《司藤》能够杀出重围的关键。

带着奇幻与颜值滤镜的《司藤》,是否能否掀起一阵奇悬的内容热潮尚未可知,但值得庆幸的是,《司藤》的成功,让观众在纷繁的影视剧里看到了一个独特的大女主——一个极致的「美强惨」女主,并不需要依附男人而存在。只是,对于国剧来说,若想真正讲好一个关于女性的故事,除了过目难忘的人设之外,我们还需要更加丰富的故事来填充,这条路依然任重而道远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