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真正高贵的女人:一段糟糕的婚姻对她来说是一所“好学校”

她是大家闺秀,柔顺温和;她也是传统女人,一生被三从四德如同紧箍咒一般地锁死。她对丈夫用情至深,却在身怀六甲时被抛弃;她为前夫料理后事,帮他照顾双亲,养老送终。她的前半生,是个胆小的女人,唯恐跟不上丈夫新潮的脚步;她的后半生,是个无所畏惧的强人,事业辉煌,披荆斩棘。

她的一生,有过两段婚姻,初嫁徐志摩时,还是个心怀小鹿的少女;再嫁苏纪之时,已近花甲之年。一段坏的感情,在女人身上,就好比一场恶疾,带来的是由内而外的伤和痛。能否痊愈,全看个人体质,即使侥幸熬过去了,多多少少也会留下点伤疤或后遗症,余生杯弓蛇影着。

然而,这场恶疾给张幼仪带来的,是涅槃后的重生。而她也在漫长的道路上得以治愈情与伤,最终再遇到属于自己的爱情时,也是坦然与幸福的。

出嫁前,张幼仪的母亲曾告诫她:“第一,在婆家只能说是,不能说不。

第二,无论夫妻关系如何,她都得持续以同样尊重的方式对待公婆。母亲对她的教诲,是她奉行了一生的金科律令。

张幼仪嫁过去的第一天,就被丈夫的冷淡浇了一身的透心凉,他是别人眼中的谦谦君子,却单单对自己的妻子冷若冰霜。

徐志摩对妻子的嫌弃毫不掩饰,他不愿与妻子交谈,宁愿招呼仆人帮自己取东西;他婚后不久便离家求学,寄回家的信中,几乎根本不会提及自己的妻子;他不情不愿地把她接到国外与自己同住,却只热心着自己新的恋情。被男人如此厌恶的女人,一定糟糕透了吧,真实情况却恰恰相反。张幼仪根本不像徐志摩说的那样,是个“小脚女人”,精神上的矮子。

张幼仪确实曾被母亲逼着裹了几天脚,之后便放开了;她家族显赫,但张家的重男轻女思想,只觉得女子嫁得好便是好,张幼仪也有自己的梦想,但进了学堂仅三年的时间,就被所谓的“好姻缘”耽误了。在这段婚姻中,相对于徐志摩对张幼仪的冷漠与无情,张幼仪对徐志摩却是自始至终的深情意切。她不忍看到丈夫被关在家中,于是联系自己的哥哥帮他找到学校可以求学;为了追赶他的脚步,她努力学习英文;在外国的家中,每日做好三餐,只要他回来,她感觉自己就是满足的。

她做了所有的努力,不论是把自己站成一块望夫石头,等着他回家;还是低入尘埃,如同一个保姆。但是,无论她怎样做,都无法让他爱她,哪怕是正眼瞧一下她。甚至,他肆意地伤害着她,这种伤害,不同于一个泼皮无赖对皮肉的挫伤,而是冷到骨子里的嫌弃,以及对她价值的全盘否定。

每当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他便总是那句:“你懂什么?你能说什么?”同他所爱的女子不同,他与林徽因谈诗论道,与陆小曼情书往来,唯独自己的妻子,未分得他半点浪漫与温情。她不够有趣,不够灵动,不够美丽,但你不得不承认,她的恳切、值得依赖与托付。分手见人品,离婚更是把一个人心底最脆弱的、黑暗的一面,抖落地淋漓极致。

徐志摩逼着张幼仪离婚的时候,她已经怀着第二个孩子,他不顾她的安危让她去打胎,她小声告诉丈夫,听说这样做可能会死掉。而这个不爱她却仍然让她怀怀孕的男人,却振振有词地向她发问:“还有人因为火车肇事死掉,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?”张幼仪没有打胎,她一个人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,最终放手给了那个追求不到自由的男人以自由。然而,那个曾经被父亲判过死刑的孩子,最终没有活下来,这个女人在被丈夫抛弃后没几年,又独自经历了丧子之痛。

徐志摩憎恶自己被包办的婚姻,他向往自由,他要逃离,他说拿捏着做夫妻的感觉糟糕透了,这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错。但却唯独让一个女子的前半生千疮百孔,形容枯槁。张幼仪与徐志摩的离婚,是当时新时代的第一桩离婚,这种摧毁式的打击,穿越几乎百年,仍然足以让一个女人感受到心理上的震颤。

坏的婚姻是所好的学校,张幼仪的婚姻,糟糕透顶。离婚后,她独自在德国求学,曾经她似乎什么都怕,现在眼睛里却只能看见自己曾经的梦想。几年后,那个曾经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女子,终于华丽地与曾经划了条经纬分明的分隔线。

回国后,她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,打理徐家的生意,创立的云裳时装公司成为上海最高端最兴隆的时尚汇集地。“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,若不是离婚,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我自己,也没有办法成长。他使我得到解脱,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然而,她成为了这样的踏出自己一片世界的女强人之后,对徐志摩仍然是有情有意的。徐志摩机毁人亡的消失传来后,他现任的妻子陆小曼哭得死去活来,不肯承认现实,她却冷静地对事情做了妥帖的安排:让八弟弟陪着她与徐志摩的儿子去认领遗体。

她安慰曾经的公公婆婆,以一个儿媳的身份一直对他们尽孝,直到他们离世。

无论是曾经是夫妻时,还是而后的离婚后,她对他,都做到了最大的爱与成全。

但是,好女人就一定能得到这个世界的偏爱吗?那么,为什么张幼仪这样的女人,却要在人生的前半生受尽凄苦,挣扎在生死的边缘线上呢?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,他不爱你,你再美好,在他眼里都只是别有心计。然而,真正过得好的女人,不会因为婚姻的抛弃与否认,而全盘否认自己。

相反的,她们的人生,永远有“重启”的按键,因为,能成全自己的人,只有自己。。

相关文章